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作品信息浏览
甘肃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学评论概述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6 访问次数:2771

杨光祖

 

甘肃现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真正起步是在1978年前后。从那时起,随着改革开放地逐渐深入,全球化地凶猛发展,地域的限制在高科技时代被有效地打破了,信息地获得有了更多的渠道,地处西北一隅的甘肃文化有了较大的变化,文学创作得到了大的发展,本土作家代不乏人。同时,甘肃的文学理论、文学批评也有了非常大的突破,出现了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人物,相应地,对本土的文学创作也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此文只论述文学批评的发展,且主要针对那些即时性的现场批评,对文学理论部分暂且搁置。

1978年算起到今年,整整三十年了,甘肃的文学批评长江后浪推前浪,出现了许多人才,我们可以大概把他们分为三代,三代学人为甘肃文学事业的繁荣做出了自己巨大的贡献。

 

 

第一代以余斌、谢昌余等为代表,在1980年代掀起了全国范围的影响,尤其《当代文艺思潮》的创办发行,在当代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主要人物还有:唐祁、孙克恒、吴小美、季成家、梁胜明等人。

这一代人大都是解放前后出生,深受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影响,他们最熟悉的文学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文学理论,他们文学批评的理论依据也是马克思主义。而这个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里面,很多人主要是受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巨大影响。只是由于个体的差异,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掌握上有较大的距离,能灵活、创造性的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并不多,而机械甚至庸俗化马克思主义的现象却一直存在。不过,他们都经历了解放后历次运动,尤其文化大革命,在对政治与文艺、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等方面有了更深的痛切体会,在文学理论、文学批评上有了深厚的历史感、撕裂感,这是以后的文学理论批评家很难具备的苦难体验,及由此而来的理论颤栗。文学应当有说出一切的自由,讲述一切的自由是文学写作的生命。但这一代所身处的环境却是不自由的,这种不自由不仅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而后者最为致命。因此,其中的优秀者挣脱枷锁,在限制里的跳舞,就不但让人佩服,也有了一种血与火的凄厉的壮美。

唐祈原名唐克蕃,笔名:唐吉诃、唐那,1920年生,江苏苏州人,是九叶诗派的重要诗人之一。民盟成员。毕业于西北联大文学院历史系。历任兰州省立工专教师,上海《中国新诗》编委,《人民文学》小说散文组组长,《诗刊》编辑,赣南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甘肃师范大学学报副主编,西北民族学院汉语系代主任,教授。1938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诗第一册》(1948)、《时间与旗》、《北大荒组诗》、《西北十四行诗》、《唐祈诗选》(1990),诗合集《九叶集》、《八叶集》等。1990年逝世。他的诗歌评论是建立在丰富的创作实践之上的。他对诗歌理论,尤其现代诗的研究具备很高水平,对甘肃的诗歌创作及批评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但整体而言,他还是以诗歌创作立于中国文坛.

孙克恒1988年逝世,生前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他是中国当代有影响的现代诗歌研究者和评论家,中国西部文学研究的理论倡导者和实践推动者。孙克恒的学术活动主要集中在诗歌领域。著有《诗歌和诗歌活动》《现代诗话》《中国当代西部新诗选》,并有论文20多篇。这里既有对诗歌理论的探讨,也有对具体诗人诗作的评论。他大力倡导西部文学,有文章《西部中国与西部文学》《大有作为的西部新诗》等,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古远清在《中国当代诗歌50家》中说:“甘肃的孙克恒,就是西北地区诗论家的一位代表”,他的诗歌评论“有一定的创见又不乏激情的抒发”。1984年,在全国当代文学讨论会上,他的《西部诗歌:拱起的山脊》一文,第一次提出西部诗歌的概念,引起人们对这一具有地域色彩的诗歌流派的广泛重视,也唤醒了西部作家创作风格追求上的某种自觉意识。此后,他还多次撰文对这一问题进行论述,并出版了《中国当代西部新诗选》,以创作实绩为这一流派的存在和发展,作了有力的证明。

余斌1982年参与筹备、创办《当代文艺思潮》杂志,是该刋负责人之一。《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丁帆主编)认为:“该刊存在六年,余斌始终为业务核心人物。《当代文艺思潮》的学术风貌,很大程度上是余斌先生文艺识见的外显。”余斌在兰州断断续续从事文艺理论批评三十年,有影响的论文有:《对现实主义深化的探索》,《论中国西部文学》,《列宁与文艺民主》、《读部分短篇小说后的思索》、《新人的概念与文学中道德主题的出现》、《民族化问题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西部文学研究的别一种眼光》。著有《中国西部文学纵观》一书。

陈友康、罗家湘认为:“就余斌自己的学术写作而言,他的论著弥漫着浓郁的人文风韵,是‘有思想的学术’。”“余斌的学术成就首先体现在中国西部文学研究方面。西部不仅是地理概念,而且是文化概念。由于处于政治边缘,经济不发达,在文化主流话语中几乎被遗弃或遗忘。新时期,随着张贤亮、张承志、扎西达娃等人的创作走向全国,西部文学才引起学界关注并作为专门的文学概念提了出来。余斌最早、最直接地参与了西部文学话语的开拓和建构。他长期生活于西部,对西部人的生存状况和精神状况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在从事西部文学研究时把自己的生命投入进去,写出有血性的文字。《论中国西部文学》是提交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中国新时期文学十年’讨论会的论文,属于西部文学研究中有里程碑意义的文本。”(陈友康、罗家湘:《20世纪云南人文科学学术史稿》,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6月,P207-208)

《甘肃文艺五十年》评价道:“本书中他以学者严密审慎的实证分析,理清了西部的文化地理格局、历史传统背景和西部文学的内涵、外延,继尔勾勒了1980年代以前和以后两个阶段的西部文学的动态演变历史;理清了1980年代西部文学受国内外文学思潮影响,从盲目的‘跟跟派’角色中自觉地以独特姿势面貌立于西部边疆的过程。从对西部文学之魂‘忧患意识’,对西部文学中萌动的现代意识和西部文学中特有的西部人精神风貌的剖析中凸显西部文学的真正品格,有力地论证了西部文学在全国文学格局中占据的特殊而重要的地位。”有论者认为,《中国西部文学纵观》是一部具有真正的学术品格的学术著作。它开启了西部文学研究的一种新思路,使研究由对文本的纠缠中挣脱出来,向西部的文化、历史、西部人特殊的心灵史掘进。

我不认识余斌先生,最近由于撰文的需要,与他通了电话,直觉到他的品质:“孤独中透出一种高贵,一种力度”,是从雪线的高度睨视人生的精神气度。余斌的评论努力把社会科学、人文科学诸学科的学识、眼光,引入文学研究之中。这种让文学研究从狭窄的领地里走出去的探索性研究,启发和影响了管卫中等青年评论家的学术研究思路。《当代文艺思潮》停刊后,1988年调云南教育学院,任中文系教授。新世纪出版了三卷本随笔集《西南联大·昆明记忆》(云南民族出版社)。

谢昌余1980年到甘肃省文联任党组副书记,参与创办了《当代文艺思潮》,系总负责人。1992年调至甘肃人民出版社任副总编、敦煌文艺出版社总编、编审。现退休。1980年发表了《恢复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传统》,主张按照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和方法反映生活的真实,对生活作出自己的评价。1980年代他发表了一批关于甘肃作家作品的评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他是一个比较复杂而矛盾的人,文章也显示了这一点。《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丁帆主编)认为:“一方面,他是领导者,必须紧跟政治势形,坚持原则;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真诚的、具有洞察力的编辑与评论家。”“正因为如此,《当代文艺思潮》杂志的种种开拓性、独创性的举动,或出自他的策划,或得到了他的支持。但另一方面,他又努力地、自觉地协调与主流话语的关系。”兰州大学吴小美教授的研究领域主要在现代文学、比较文学领域,对当代文学关注较少。不过她的专著《老舍的小说世界与东西方文化》,是最早从艺术文化学和文学文化批评的角度去研究老舍文化心理和创作的成果。认为中国文化在老舍眼中是一个植根于几千年传统农业社会中的礼俗文化,促成了老舍作为一名文化伦理型的作家。西北师范大学季成家与张明廉等人主编了《西部风情与多民族色彩——甘肃文学四十年》,初步梳理了甘肃省40年的文学历程与实绩。《甘肃文艺五十年》认为:“作为一部接近于甘肃文学断代史的史书,该书虽不无粗疏和遗漏,但毕竟,它填补了一种空白。”万嵩、李树凯、张建生等学者主要从事现代文学的研究,但对当代文学,尤其西北、甘肃文学寄予了关注,发表了一些论文,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程金城、彭金山、张明廉、陈德宏、赵学勇、常文昌、魏珂、高尚、管卫中、屈选、刘俐俐、马步升、彭岚嘉、汪晓军、邵宁宁、陈自仁、李文衡、马超等人为代表的第二代,崛起于1980年代,与新时期文学一起成长,他们既见证了新时期文学,也参与创造了新时期文学。众所周知,1980年代是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一个西方新思潮汹涌而入的时代,一个新与旧转型的时代,他们身逢此文化大变动的时期,无论眼界、见识、思想、方法与第一代已有了巨大的差异。如果说第一代只是新文学的前奏,而他们就是新文学的开始,是发凡起例的一代,至今仍担任着主力军的重任。

程金城1953年生。平凉泾川人。现为兰州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和文艺学的教学与研究。发表论文90多篇,其中《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权威刊物12篇。已出版学术专著6部,合著6部。“程金城文集”已由读者出版集团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陆续出版。他的成绩主要在文艺学方面,但在当代文学评论领域依然有着骄人的成绩。《中国20世纪文学价值论》主要探讨中国文学价值体系重建,意在从价值论的角度对这个世纪文学做宏观整体的思考和深度剖析,解释文学现象背后人的主观动机和价值追求。在《中国文学原型论》一书里作者所提出的中国文学有抒情和叙事两种原型体系等一系列观点,至今仍具有原创性和新颖性。从宏观上对中国文学原型系统进行了探讨,试图建立符合中国文学实际而不是照办外国的文学原型理论体系。

《中国20世纪文学思潮论》是同一时期对文学思潮的探讨,分为上下两篇。上篇是对文学思潮中的重要问题的研究,试图突破对思潮一般勾勒的研究模式,探讨的是历史责任与生命本真的对峙、客观再现与主观表现的消长、价值与真理的冲突、生命过程解释与历史变迁叙事、科学主义与人本主义的影响、人类性与民族性的关系等等这样一些文学思潮中的深层问题;下篇是对中国表现主义文艺思潮的探讨,可以看作是对具体思潮的个案研究。他对西北尤其甘肃当代文学的发展也非常关注,发表过若干评论文章。由于他有着很厚实的文学理论功夫,这些评论文章都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彭金山兼诗人、学者于一身,在文学思潮、诗歌史、散文诗理论、文体研究、文学理论,作家作品论等许多方面都有自己骄人成绩。1970年代以来,已在《文学评论》《人民日报》《民族文学研究》等刊发表评论100多万字,出版了著作《中国新诗艺术论》(《文学批评与文体透析》等。早在大学时代,他就对文学批评表现出相当的敏感,站在思想解放的潮头,于19792月在《甘肃日报》率先发表《雪花是一首好诗》的批评文章,继而又对《青海湖》的“青年诗坛”进行了评论。20世纪80年代,他发表了系列散文诗研究论文,提出散文诗的“双元异步透融结构”理论,在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新时期以来的诗歌思潮和诗学理论研究方面,彭金山也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探讨,取得了可观的成果。

他的文学研究还有相当一部分对具体作家作品的评论,其中既有对著名诗人的评论,但目光更多关注的则是基层崭露头角的文学新人的成长。多年来,他为扶掖校园和地方文学作者付出了大量的心血。《甘肃文学五十年》指出,彭金山的评论“具有明显的个性特色。作为诗人,他与评论对象——诗歌作品易于沟通。在诗评中往往直接由直觉上升到本质,使评论文字准确中肯;而且他还善于发掘作品中的文化内涵,用颇富文化意蕴的诗意语言表述出来。另外多年从事写作学、民俗学的研究,使他能以较开阔的视野观照对象,进而选取独特的切入角度探幽发微。”主要论文有:《新时期诗歌为当代文学提供了什么》《新边塞诗的流变概观》《中国西北版图诗歌一览》《感悟:期待垦殖的古老田园》《行进中的寻找与失落》等.

彭金山多年来在高校担任行政领导工作和当代文学的教学科研,在繁忙的教学,管理之余,投入极大精力于当代文学批评,对西部,尤其甘肃文学的健康发展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培养了一大批文学批评者,对甘肃青年作家的成长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只是让人略感遗憾的是由于他繁重的教学与行政工作的干扰,还有很多关于文学的思考并没有形诸文字,而且由于他为人忠厚,在评论文字的写作中,往往褒扬多于直言与批评,影响了文章的生命力。

张明廉长期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与教学。其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一个是现代作家研究。鲁迅是长期关注的重点。在鲁迅研究之外,他对胡适、李金发、周作人、梁实秋等人都有深入的研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二是地域文学评论。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中国当代文学是由各具个性的地域文学板块(包括构成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的民族文学板块)组合而成的,地域文学板块间的碰撞与互动,会形成一种文学的‘造山运动’,铸造出中国当代文学新的辉煌。”因此特别关注地域文学的发展,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看到“对地域文化因素的关注与开掘,对特定地域文化背景中生活样态与人心世相的观照与想象,是在获得一种因开放而更加宏阔的视野后对自身认识的一种清醒,地域文化个性由此凸显出来,作家创作个性也由此凸显出来,它有力地冲击了20世纪5060年代以至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整个文坛大致统一的文学主题与写作模式”,所以在关注中国当代文学整体格局的同时,更偏重陇原地域文学的评论。既撰写了《也谈我国文学的发展方向问题》、《陇上作家的心态与选择》、《选择与坚守:边缘姿态与边缘冲击》等综合性的文字,也写了《深情而执著的生活的歌者》、《西部农民凡俗人生的真实与诗意》等作家作品评论。并参与主持、撰写了《西部风情与多民族色彩》、《甘肃当代文艺五十年·文学卷》等,对1949年以来甘肃文学的发展历程及演变趋势,对进入新时期后12年间甘肃的话剧、舞剧、歌剧以及藏戏等民族戏剧创作的勃兴、成就与特色,对甘肃长篇小说从出现到20世纪末的发展历程与主要成果,曾作过系统梳理与论述。

张明廉是我的大学老师,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1980年代他关于异化的论文.在一次评奖活动间隙,偶尔谈及当前的事件,我对那些自认为掌握真理的人给与了严苛的评价,张老师很严肃地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一生也“左”过,并不比别人有多优秀。那一刻,我的心灵有了一种震颤,我似乎明白了老师多年来坚守的力量所在。

魏珂先后任《当代文艺思潮》《飞天》编辑。现任甘肃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发表文艺评论数十篇,并与人合编《新潮文艺知识手册》。魏珂的主攻方向在文艺评论方面,但对文艺理论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其成果主要集中在文艺传播学和文学未来学两方面的研究上。关于文艺传播学研究,他先后发表了《文艺传播学》《作为交叉学科的文艺传播学》《试谈文学期刊的多媒体选择》等。在这些文章里,他首次提出了“文艺传播学“这个概念,并对文艺传播学的性质、功能和研究范围、对象做了开拓性的论述。《甘肃文艺五十年》认为“他是文艺传播学的始作俑者”。关于文学未来学研究,他先后发表了《试谈文学未来学》《文学是人类未来意识的反映》《当代需要未来文学》《当代文学的未来发展趋势》《戏剧的未来与发展》等文章。作者认为,文学正以它对未来坚定不移的信仰,并由这一信仰所激发出的高贵深厚的感情,给予现实生活中劳碌的人们以慰藉和希望。作者在介绍了国内外文学未来学的研究现状后指出,文学未来学研究的范围和对象应该包括两大内容:一预测未来人类、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及其命运前景,二表现和塑造未来人类、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及其命运前途。《甘肃文艺五十年》说:“文艺传播学和文学未来学都是新兴的边缘交叉学科,魏珂的研究表现了开阔的学术视野和敏锐的创新意识,他的一些提法和论点都是走在全国前列的,对于拓展文艺研究的范围和领域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他对甘肃文学的批评文字也有很多,显示了他较好的艺术感觉与驾驭文字的能力。

马步升以创作而知名中国文坛,现任甘肃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文化所所长。他的小说、散文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评论文字影响也很大,尤其诗歌评论很得诗坛认可。评论专著有《河边说文——马步升文学评论集》(新华出版社2008)。由北大编写的《19982002中国新诗白皮书》将其列为全国30名重要诗歌理论家之一。他虽然不写诗,但对诗歌有一种天然的热爱,而作家的灵性、才气也注入了评论不凡的气质。他说:“我写的那些理论文字,在正牌子的理论家那里,无异于野狐禅。我表达的是我的阅读感受。而这种感受是拒绝用语言表达的。”《变声期的中国诗人:突围的狂欢与反叛的疲倦》一文,率先提出“变声期”概念,认为中国汉语新诗虽经过了80年的风雨历程,但总体水平还处于变声期,形式还未得到确立,审美标准还模糊不清,在诗歌界产生了较大的反响。《暧昧:对中间代诗群的一种界说方式》,也引起了较大的争议,并被选入几家选本。有论者认为,马步升的文学批评有非常自觉的时代新鲜感。他的批评文章笔性开朗,笔法活跃,笔力俊健,较早摆脱了政治性批评话语的思维枷锁,进入文学的深层审美。

赵学勇主要研究方向在现代文学,但他对当代文学尤其西部文学也情有独钟,《路遥的小说世界》(兰州大学出版社1995)作为国内外第一部路遥研究专著,是他研究当代文学的一部力作。该著在对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经典现实主义作家”作深入研究的同时,从深层上认识和把握当代文学的发展历史及走向。对路遥创作做了多角度多层次的研究,不仅从纵向上说明他对“五四”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继承,对现实主义的发展和完善做出贡献,而且从横向比较中勾示出他受苏俄文学的影响。《新文学与乡土中国——20世纪中国乡土文学与西部文学研究》从文化角度对20世纪中国乡土文学这一重要的文学生成现象以及在西部的延伸和发展作了深入的研究,论著的价值在于其开放的当代思维意识和对当代文学、文化建构的深入思考。

常文昌有专著《臧克家的文艺世界》《中国现代诗论要略》《诗的多向度研究》《中国现代诗歌理论批评史》等,参与编著《中国现代作家与东西方文化》等计14部书,发表论文50余篇。常文昌的主攻方向是诗歌研究。他对臧克家及其诗歌的研究比较引人注目。臧克家在给作者的信中说:“我以为,你对我的心灵探测得很深,对我的艺术表现特色,也说到点子上了。”“你的文章极得我心。”他的《中国现代诗论要略》考察了诗论史上有代表性的17位诗论家,第一次系统地研究了现代诗歌理论发展的轮廓,考察中国现代诗论的特点。〈中国二十世纪文学研究论著提要〉(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以很长的篇幅介绍此书,称它是“一部具有中国现代诗论史性质的著作”。

常文昌不断更新自己的研究方法。他对西方20世纪文学理论比较熟悉,并用来研究中国诗歌,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他的诗歌评论主要内容有:诗歌理论的探索、与当前诗坛的对话、对甘肃诗人群的整体研究。

许文郁她的研究范围较广,论著颇丰,主要致力于当代小说、西部文学以及当代作家研究。代表作《张洁的小说世界》,对张洁及其小说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研究,勾勒出张洁小说世界的框架和精神支柱、基本形态和深邃意境等立体景观,并且剖析作家小说表层的结构艺术、形象塑造等和深层的象征,追求真谛的心态及晶体的美感形态,探察作家作品的主题、文化因素、道德力量等,以及在宏阔的社会背景下,用社会学、历史学、心理学等方法,探讨时代环境对作家的美学观、道德观、文化观的影响。而且她特别喜欢用比较的方法,给作家一个坐标系的定位。她是位感受性的评论家,对甘肃小说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代表作有《黄土魂魄与天马精神》《自卑情结与艺术人格》等。《甘肃文艺五十年》评价道:“她的评论不属于学院派。她不擅长于凭借雄厚的学问实力和理论抽象能力来治学。而一旦发挥自己的艺术感受能力之长,她的评论就每有精到之处,每有自己的独到发现。”

刘俐俐现为南开大学中文系教授。她在兰州期间主要从事中国当代文学与西部文学的研究。专著《新文学与乡土中国——20世纪中国乡土文学与西部文学研究》(合著),她对西部文学创作及其精神风格进行了深入分析。她抓住民族风情、乡土色彩,对小说家们的文学意识、审美情感、艺术风格等进行了多方位考察。她对西北文学中的流浪汉题材非常感兴趣,撰写许多文章,进行全面研究。她指出,西部小说流浪汉题材的创作有深厚的历史感,是整个中国文学以至世界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而西部小说家的苦难感、压抑感,使得他们的小说具有格外的冷峻特色。专著《新时期小说人物论》抓住新时期小说人物形象,立足当前现实,独辟蹊径,从文化学、伦理学、美学等视角,展开了多方位多层次的考察。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郑国铨评价该书“有广阔的视野,新颖的角度,求实的方法”

管卫中曾参与《当代文艺思潮》的编辑工作。现为甘肃文化出版社副社长。有专著《西部的象征》。管卫中主要从事西部文学中的小说研究。《西部的象征》(青海人民出版社1992)是他在这一领域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甘肃文艺五十年》认为:“该书鲜明地体现了管卫中文学研究的一个特色:长于从宏观上对研究对象进行整体全面的把握,既有宏阔的理论视野,又有坚实的作家作品研究做基础。他把西部小说作为当代中国文化和文艺思潮洪流中一股重要的水源,放在中国文学总格局的大背景上去考察西部小说所蕴涵的一些正在生长、发育的最重要的特质,分析作为一种文艺思潮间的血脉联系,回答了西部小说为中国文学在全国小说格局中的位置,今后的突破方向等等,作出了一系列非常有见地的结论,很有启发意义。”2004年他经过多年的沉默后,作为副主编身份与南京大学教授丁帆合编、出版了《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此书虽然有许多的瑕疵,但作为一部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仍有它的参考价值,部分观点不乏精彩之处。

邵宁宁,刘洁是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从事现代当代文学的研究,对西部文学,甘肃作家及文化现象都投入了一定的精力。邵宁宁的代表论文有《生命:无望的逃离之旅――张存学小说论》,《<读者>的风格》等。他关于《废都》、张承志的研究论文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关注本土,服务乡梓,是刘洁近年来的重要研究课题,围绕甘肃本土作家创作与西部民族精神文化的弘扬重构问题进行了较系列的研究,主持了省教育厅研究生导师科研项目“甘肃女作家群创作的地域文化与民族特色研究”,发表了《从〈重婚〉与〈挣钱〉看西部女性情爱观念的嬗变》、《描绘西部人生的真实画卷——西部作家史生荣十年创作初探》、《西部人文视野下的女性形象》、《莫高窟文化的鉴赏者与弘扬者——谈许维和他的敦煌文学创作》、《西部色彩·女性意识·民族风格——甘肃女作家群创作简论》等文章。

陈自仁主要从事文学创作,他的儿童文学有较高水准.但业余也撰写批评文章,在文学理论方面也有自己的见解。汪晓军,作为有影响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撰写了许多关于儿童文学方面的评论文字,一是跟踪全国儿童文学创作及评论发展;二是针对本省儿童文学作者作品,发些议论,褒扬为主。王喜绒、马超、张天佑、唐欣等学者主要从事现代文学的研究,但对当代文学,尤其西北、甘肃文学寄予了关注,发表了一些评论文字。王喜绒对甘肃女性文学投入了较多的心血,唐欣对甘肃诗人的关注也是超乎寻常.马超对天水,张天佑对河西文学,都先后发表了有价值的评论。屈选、李文衡、陈德宏、李幼苏、彭岚嘉、吴辰旭、李鹏等人发表了一些评论当代小说的文章,如陈德宏的《革命现实主义的新胜利》等文章,李幼苏的《关于王蒙创作讨论中的几个问题的意义》《从文学主体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论文,李文衡的《一幅茫茫风雪图的社会本质》,彭岚嘉的〈秋天的收获〉等。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对促进甘肃文学研究的繁荣做出了贡献。其中,陈德宏对甘肃作家作品投入的精力比较大,他对《最后一个猎人》《盗马贼》《祁连人》,对浩岭、张弛、邵振国、王登渤等的评论,都比较贴合实际,文气流畅。他后来主编《飞天》期间,在文学评论栏目付出了心血,编发了许多优秀的评论文章。

世纪之交,一批新人开始涌现,在文学批评领域唱出了新鲜的声音,代表人物有:马永强、杨光祖、徐兆寿、张晓琴、张懿红、白晓霞、严英秀、唐翰存、叶淑媛、王元中等,我们可以称之为第三代。他们刚开始出现在学术界文学界,虽然仍略显单薄,但已经初露峥嵘,作为未来的主力军,他们的潜力很大,还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按照目前学术界批评界的说法,他们是“新世纪文学”的开创者、参与者、见证者。

德里达认为,好的文学批评是文学的一部分并且是极有活力的一部分,因为它不仅帮助文学作品打开自身,向其他一切可能的文本开放,而且帮助它向生活本身开放,向一切热爱它、欣赏它甚至反感它的人开放。汪堂家在《汪堂家讲德里达》里说,好的文学批评不仅是对作品的解释,而且是对作品的移植活动。它不仅只是对作品意义的解释,它还把作品带入新的视阈、新的情境、新的挑战和新的追问中。它使文学意识到自己有无限的未来。这是新一代批评家的努力方向!

马永强主要集中研究报告文学,先后写出了《知识分子独立人格的象征》《浮躁·反思·寻找——近几年报告文学创作的嬗变与新走向》《报告文学的独立品格》《沉默与觉醒:民族灵魂的深刻透视》等一系列论文,出版了专著《报告文学探论》(与陈进波合著)。后来又转向文化传播、西部文学的研究。作为第一副主编与丁帆合编了《中国西部现代文学史》。

徐兆寿以长篇小说的高产量而知名,但作为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教授,他不间断地涉足文学评论和研究。近两年来,他针对当代文学的一些现象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其中发表在《小说评论》的两篇文章《论伟大文学的标准》《新世纪以来作家的几个转向》是这一时代的代表作品。徐兆寿还对新时期以来流行文坛的性叙事现象进行了研究和评论,主要作品有《新时期以来小说性叙事研究》(《文艺争鸣》2008年第2期)、《论当代小说的性叙事价值——新时期以来小说性叙事研究之二》(《社科纵横》2008年第4期)。这两篇文章我个人认为倒比前两篇意义大、价值高,作者对性问题有着多年的研究,在性叙事上确有自己的见解。当然关于叙事这种比较专门的学科,目前国内真正懂的人也不是很多,正因为此,探索就是必要的了。他今年对生态文学、影视文学的研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发表了一些有见解的论文。

杨光祖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散文等各类文学作品百余篇;2000年起主要从事当代文学的研究与批评,已经在《人民日报》《《文艺争鸣》《小说评论》等报刊发表学术论文、文学评论200多篇。有多篇论文被收入《2006中国文学评论》《中国新时期作家作品研究·贾平凹研究》等多种权威年选、选本。有专著《西部文学论稿》《守候文学之门——当代文学批判》

《西部文学论稿》作为作者的第一部专著,作品的视野、文笔虽然还稍显仓促偏执,但那种对文学的虔诚,对作品的细读功夫,还是显示了作者的潜力。其中几篇论述西部文学的文字,“无情”地剖析了西部文学的弱点,严厉批评他们猎奇的不负责任的写作,诸如描写愚昧、血腥、暴力、性疯狂为特色的伪西部,以及政策概念下的假性灵的书写。在对文学个案的批判中,作者敢于对名作家及其作品进行富有个性与理性的解读,如贾平凹“陈腐与自恋”,张贤亮作品的“罪感的缺失与苦难的倾诉”,路遥的精神奴役写作等等。《守候文学之门——当代文学批判这是作者的第二部文学专著,无论视野、文笔都更加成熟、老到,论述范围也由西部扩展到了中国当代文学,从贾平凹、陈忠实、路遥、到杨朔、王充闾、韩石山等人,从西部文学到当代文学批评,都有尖锐而深入的论析,对作品的分析研究更加建立在细读的基础上。杨光祖是一个很有文体自觉的批评家,没有学院派批评的僵化与匠化,他力图将理论修养融化在文章里,把批评文章当美文写。当然,不容置疑的是他的理论功力还不够火候,艺术直觉往往得不到理论缜密推理的支持,因此,批评文字的说服力不是很强。

张晓琴乃雷达先生的博士生,70后批评家,现任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近几年突飞猛进,在批评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近期被评选为现代文学馆第三批客座研究员。她主要研究当代西部生态文学,已出版专著《中国当代生态文学研究》《直抵存在之困——中国现当代文学论稿》。她有着诗人的灵心绣口,文笔清丽,在生态文学方面,取法欧美经验,对当代中国生态文学做了深入而全面的讨论。她从女性的角度,对于当代女性作家的情感写作,不乏精辟见解。 张懿红主要从事现当代文学批评,现任兰州城市学院中文系教授。已在《中国比较文学》、《文艺理论与批评》、《二十一世纪》等刊物上发表评论、论文40余篇。作为一位女性评论家,又是多年接受严格的学术训练的当代文学博士,她的文章思路比较缜密,视野宽阔,尤其对女性作家作品的把握有自己的过人之处,而且时不时地闪现出她女性特有的锋芒,这都是当下文学批评宝贵的品质。叶淑媛,1975年人,兰州文理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她是程金城先生的博士,在文艺理论领域造诣不浅,尤其对维科《新批评》有全面研究,因此她的评论视野开阔,理论色彩比较浓厚。近几年介入当代小说的评论,发表了数量不菲的文章。

唐翰存早期主要从是事诗歌写作,迄今在《诗刊》、《诗探索》等刊物发表评论、诗歌及散文若干篇(首),2008年出版文学理论与批评专著《文学与天堂的距离》。近年来,唐翰存勤学深思,写出了近30万字的文学理论与批评文章,成为甘肃70后从事文学评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文字,具有清晰的价值立场和较为宽泛的精神资源,注重学术性与通俗性的结合、社会历史批评与文体分析的结合,追求有思想、有锐气、有眼光、有才情,为此身体力行。他的文字富有理想的热情,游走于文学、宗教、哲学、社会学等多个领域,提出并阐述了一系列命题,显示出作者深切的人文关怀和终极盼望,语言犀利、饱含深情,从中可看出作者的锐意与勇气。

严英秀长期担任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现任兰州文理学院中文系教授。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发表小说、诗歌、散文作品百余篇。自2002年以来,在《文艺争鸣》、《当代文坛》、《文学自由谈》、等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数十篇。严英秀主要运用女性主义批评这一当代重要的理论阐释方法,通过文本细读进入各个细微的文本对象之中,在此基础上,着力于追求理论研究的宏观意义,强调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历史演进的过程,尤其是深入透视女性作家构筑的男性世界,追问、思考女性在解放自我进程中历经的痛苦和向往,从而从根本上揭示“女性不仅生活在男权统治的现实中,而且生活在男性话语的书写中”的历史真相。其实,更清楚地说,相对她的理论思考,我更喜欢她的文学感悟力.严英秀是一位具有很强艺术直觉的女性批评家,或者说她更适合于创作。她的文学批评总是把自己扔进去,在那里燃烧,在那里呐喊,在那里颤栗,我们更多的感觉到的不是她的理论,而是她的灵魂。

白晓霞2000年开始文学评论的创作活动,主要研究少数民族文学和甘肃本土的文学创作,在省内外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二十余篇文学评论,另有十余篇散文发表。基本的批评立场:保持学术良知,真诚面对文学。作为一位接受过严格学院训练的少数民族女性批评家,她的评论文字有着更多的特色,把学术性与民族性结合的较好。她对甘肃,对少数民族文学的研究总是有自己特有的看法,这在当前的学院是比较难得的。李利芳从事儿童文学理论、儿童文学批评研究已十余年。出版学术专著《中国发生期儿童文学理论本土化进程研究》。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Bookbird、《当代文坛》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她的《中国发生期儿童文学理论本土化进程研究》的博士论文在被认为是“近年来儿童文学研究最重要的成果之一”,该成果已于20078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被收入“中国社会科学博士论文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