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协会动态
众志成城战疫情——甘肃省作协“抗疫”主题征集作品选(二)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3-17 阅读次数:984

 

 甘肃省作协发出征集“抗击疫情”文学作品的启事以来,陆续收到各种体裁的用心之作,本期继续刊发部分作品,并坚信“万夫一力、天下无敌”,万众勠力同心,必将雾散云开!

 

本期阵容

高  平   陈响园   包  苞   胡美英   王  喜   包文平

吕建军   青  鸟   富永杰   万有文        吴东正

徐兆宝        邵自立   张光业   夏纳·农布七林

 

 

高平“抗疫”诗作

高平

 

庚子无题

武汉忽闻瘟疫起, 电台歌舞闹除夕。

天灾天意难知晓, 信念信心安可移?

野味野蛮非善物, 病毒病菌是恶敌。

此时最美白衣使, 更有神州壮志齐。

 

她叫龙巧玲

——龙巧玲,甘肃省山丹县医院护士,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笔名弱水吟。为抗击新型冠状肺炎,主动写了请愿书奔赴武汉。并有《请不要打扰》等现场诗作传来。

 

一个焉支山下的诗人

生着白衣天使的翅膀

她从来不曾想到

会在武汉的疫区飞翔

 

她是低吟的弱水

向着既定的方向流淌

浪花很累很累了

尊重她不受打扰的愿望

 

她是无声的花朵

按照自己的季节开放

花是不生耳朵的

不想听人们的赞扬

 

让她躲开口号的轰炸

安静地睡上一会儿

让她从病毒覆没的战场

安全地回到家乡

 

《我是江边草》(歌词及创作小记)

——献给抗疫中英雄的湖北人民

陈响园

 

(一)

我是江边草,平凡又渺小。

吐绿报春早,绵绵萋远道。

不求花枝俏,不羡大树高。

心念阳光照,感恩雨露浇。

 

(二)

我是江边草,脆弱又娇小。

无常寒风啸,忽遭冬雪罩。

不见浪涛涛,只闻江水谣。

寒夜盼春霄,冷暖谁知晓?

 

(三)

我是江边草,命运谁能料?

祈愿春来早,风暖任絮飘。

霜残压不倒,日出挺直腰。

滔滔万年潮,岁岁新苗好。

 

歌词《我是江边草》创作小记

抗击武汉肺炎疫情,中国人民作出了巨大牺牲,尤其是武汉封城,千万人居家隔离,有无数感人的故事。 我看过不少家庭的隔离直播,他们的奉献,他们的无奈,他们的乐观,总是让我感动,曾几度泪目。

2003年非典,我做为央视记者曾去北京小汤山采访。此次抗疫,没能为社会做贡献,心里很不安,决定把湖北(尤其是武汉)同胞的这种状态写下来,于是就有了这首小词。写完后,我和正在隔离的武汉音乐学院冷岑松教授沟通,准备把它谱成歌曲。

抗疫的诗和词,歌颂医护英雄的已有很多,尤其是宏大叙事反映逆行的。但,大多是宣传类的,不少还是口号式的,受众未必都喜欢。这次我想另辟蹊径,在正能量的基础上,写个体,写“人”,写感受,而不是“加油”“必胜”一类的口号。我认同艺术是“绝对心灵”的观点。只有回归情感,心灵层面的交流,艺术才有生命力。我们经常说社会底层是“草根”,他们有顽强的生命力。于是我决定用长江边上的“草”来隐喻湖北(尤其是武汉)的普通人,关注普通人。艺术的终极目的就是抚慰社会心灵。它来源于生活,回归生活,但还得高于生活,这就需要抽象。草,就是我的抽象符号。若没有了抽象,没有了隐喻,就变成直白的新闻甚至口号了,就会回到“武汉加油”“湖北必胜”的境界。

因此,我的词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普通人日常形象的隐喻描述。他们默默无闻,平凡甚至有点渺小,但努力工作,平凡的岗位上为社会默默做奉:“吐绿报春早”,长期坚持,点滴积累,共同构筑了社会的美好事业,像绿草铺就的茵茵大道,绵延不绝,通向美好的未来:“绵绵萋远道”。这也是他们的人生之“道”。他们安贫乐道,满足于自己的小日子,不羡慕富贵,不嫉妒别人:“不求花枝俏,不羡大树高”。他们心存美好,他们懂得感恩:“心念阳光照,感恩雨露浇”。这是一个真实的普通人形象。

词的第二部分,描写疫情的突然袭击:“无常寒风啸,忽遭冬雪罩”。这个口罩的“罩”字,我试图找到隔离的通感。灾难对他们造成了重大打击,他们只能隔离在家,“寒夜盼春霄”,他们的无奈,无助,有的也曾一度恐慌,但最终还得坚持。他们淡定,他们强颜欢笑。。。心中的各种滋味,又有多少人知晓?他们需要的不仅是抗疫物资援助,更需要的,还有心灵的关注与抚慰。“寒夜盼春霄,冷暖谁知晓?”。写到这时,想起视频中他们的各种感人故事,我都有泪目感。

词的第三部分,写他们的精神。他们内心祈盼疫情早点过去,隔离早点结束:“祈愿春来早”,风和日丽的日子早点到来,可以到野外去踏青,郊游。看蒲公英被风吹起,看草絮满天飘飞。霜雪寒风无法摧残他们的意志,他们的精神不会垮,相信美好日子会到来:“霜残压不倒,日出挺直腰”。疫情过去,他们又会恢复油盐酱醋茶的日常生活,大嗓门扯着汉骂,吃着香辣的热干面。只要万里长江的水不断,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中国人民的生命力,就将生生不息,源源不断:“滔滔万年潮,岁岁新苗好”。全词落在岁月静好的“好”字上,是他们精神状态的真实写照,也是我们大家的共同愿望。

谨以此小词献给湖北同胞,愿疫情尽快结束,祝福武汉,祝福湖北,祝福中国。

202035日于麻武山上可蓝山庄

 

抗疫忧思录(组诗)

包苞

 

逆行者

 

天黑了,一盏孤独的灯是温暖的逆行者,

风,可以摇晃它的烈焰,

却不能熄灭它的光明;

 

无路可走了,一滴晶莹的水滴就是希望的逆行者,

拦路的巨石可以阻挡它,

却无法阻止它的前行;

 

天冷了,一支鲜艳的梅花就是春天的逆行者,

冰雪只会增加它的芬芳,

却不能冻毙它的娇艳。

 

庚子年春天,一场疫情袭来,

有人临危请命有人大声疾呼有人喝止谣言有人为民开道,

他们在人群中孤决逆行,

用生命守护生命。

 

他们是“人”字的一捺,

用大义托举那即将倒下的一撇,

让“人”,

挺立于天地之间。

 

我无法看清白口罩下他们动人的面容,

也不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姓,

我只能用我苍白的文字,

为他们逆行的背影,深深

鞠上一躬。

 

他们是守护生命的英雄,

也是播种希望的使者,

他们一路逆行,浩浩荡荡,

把生命的春潮

洒满人间!

 

场景

 

十七年前,我走出政府招待所抗击非典指挥中心,

看到礼县十字街空空荡荡,

偶有风,在无聊地抛扔破塑料袋玩。

这样的场景让人心碎。

我并不知道何时人们才会重新走上街头。

那一刻,我觉着人挤着人的街头真好。

我甚至很怀念喧嚣的集市上闹哄哄的声音。

这样的场景如今重现。

不同的是,现在是春节,十字街头更加空空荡荡更加安静;

相同的是,我依然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何时终结。

上次是非典型性肺炎,这次是新冠状病毒肺炎。

我不知道病毒之间的区别,但我知道,

他们袭击了同一群人的同一个脏器。

这才过去十七年。

想想人类,有时真的既无助又很可怜。

 

场景:测体温

 

每一个入口,

都有一个戴口罩的人,

手持测温仪像手握一支枪,

对准每一个想要通过的人的脑袋,

然后决定是通过,

还是留下来。

 

我站在窗前远远看着,

心头总会响起枪声。

仿佛整个小区里,

聚集了无数看不清面孔的

飘忽的

幽灵。

 

 

你的样子

——致驰援武汉的白衣战士

胡美英

 

在雪域高原,在祁连山下,在黄河之滨

你按完红手印、

递上请战书奔向机场的样子

就像扛起炸药包、挎上冲锋枪

全副武装奔赴战场的样子

 

你穿上隔离服、戴上口罩护目镜的样子

像置身大渡河畔的绝壁山崖

像蹲在雪山草地的前沿阵地

静等号角、准备冲锋的样子

 

你走进隔离区走向病人细心呵护的样子

像给摔倒在泥地里的人送去拐杖

像跳进汹涌的浪头里

拼了命也要救出落水者的样子

 

你走出隔离区,声音沙哑、汗水湿透脊背

蜷曲在地板酣然睡去的样子

多像父母呵护着孩子的样子啊

 

可是,脱下隔离服、摘下口罩和护目镜

你露出的是一张孩子般稚气的脸

你鼻梁上被口罩磨破的伤口

樱花样的鲜红

鲜红成心脏跳动的样子

 

在武汉,在中国的腹部

你,你们用生命抗击病毒的样子

在这个庚子鼠年的春节

长成我心里冲锋的样子、勇敢的样子、

希望的样子、爱的样子

中国——的样子!

 

庚子春记

王喜

 

1

必须要相信,春天

从来都不会迟到,从来都不会让期盼者失望

只要能够从淤泥中

升伸出来,整个人间便是一派清秀

 

绿叶一定会绿着

红花一定会红着

 

一只喜鹊念完祈祷辞

从门口的槐树上,飞向远方

雪花从树枝上落下来

 

我不知道这是否一种神意上的画卷,当黑暗远去

透过一枚雪花的心

我看到了光明,正顺着春天的脉管

奔赴而来

 

我相信,星火不熄,生命终将是一场大火

 

2

月亮只露出半个脸面

看人间,但我更希望它是一把双刃弯刀

收割寒冷,剔除病毒

 

有人放烟花,有人拍星星

相信都是为了留住

今夜的回忆,相信光明正走在路上,和春天并驾

一切都要等明天太阳升起

 

特意看了看确诊人数

希望明天早上起来,增长有所下降

希望春天保佑所有草木

 

3

推窗透气,迎接新的一天

昨夜落了一场薄雪

感觉上,春天又被推迟了一些时日,幸好阳光

生动了心情

 

父亲来电,照例是防护

“只要有人就有万物。”如果足够幸运

疫情稳定之后

我一定要提前把这些话

说给我的孩子

 

关于母亲的最后一张纸,父亲说

疫情大于一切

不过他的声音有一点点颤抖,轻微的动静我感觉到了

 

4

一个从来都没戴过口罩的人

居然轻易就接受了

大疫当前,我想沿河寻找春天的落脚点

 

如果足够幸运

相信疫情之后天下太平,我想在我枯干的记忆中

多一些丰满的事物

比方说嫩芽,或一株从旮旯的夹缝中长出来的野菜

 

道牙子背阴的一面

残雪堆积,我知道这是在等春天

 

医院即景(外二首)

包文平

 

武汉,江夏方舱医院。

一名一岁两个月的男孩,是她的患者

她用戴着三层隔离手套的大手

扎针,喂药,擦脸,逗笑,冲奶粉给他喝

——温暖如他的妈妈。

 

隔着防护观察窗,他看到了她

步履踉跄地站起来,张开一对翅膀

要她抱抱——

 

可是还不能!

 

她先是哄他,做鬼脸逗他玩

等他脸上开成一朵花,咯咯咯的笑

他的护士妈妈别过了脸去,悄悄地抹泪

 

那个脸上布满闪电的人

 

他依次缓慢地摘下了左手的手套,一层,两层,三层

再用左手摘下了右手的手套,一层,两层,三层

然后摘下护目镜,抹下防护口罩

身后的同事替他解开第一层防护服的扣子

他自己笨拙地卸下第二层防护服

再脱去紧挨着衣服的一层,将它们折叠

放进了封存的箱子里的时候——

 

他的双手,眼眶上,耳根后,两侧的脸颊

布满了一条条松紧带压过的深深的勒痕

为了救治病人,他仿佛无数次忍受皮鞭的抽打

为了战胜病魔,他让自己成为脸上黥满闪电的英雄

 

请剪去我的长发吧

 

为了能更快地穿上三层厚重的防护服

为了能更少的花费时间洗发消毒

为了能让病毒找不到可能的栖身地

为了尽快让病床上渐近枯萎的生命萌发新芽……

 

理发师,请你剪去我这春风中飘散的长发吧

然后,再把发根剃光,留出光头——

我是医生,也是一颗子弹,已准备好上膛

 

请允许我们相互开着关于光头姐的玩笑

也请允许我们对着簌簌下落的长发偷偷落泪

 

与武汉书

吕建军

 

像蒿草挨靠,在夕阳中取下过夜的灯

像雪弥漫,普济低处的呻吟

我落下笔,身着战袍,骑着文字的战马

于二月。与只隔一张纸的武汉杨相呼应

与死神的冠状病毒屹然对立

擦枪走火。濯洗伤痕,病毒的芒刺

蜇在一个个无辜者的身上

我们低头悼念。生命有时过于渺小

多少人奔波。逆行。向死而生

在捐献的遗体中寻找病毒的武器

是让更多的人活着。相互传递信念

用爱埋葬灾难

用文字厚重的力抹杀病毒

不再哭泣。敲打的铜锣成为胜利的钟声

挺立!武汉!樱花开放时

蝙蝠已远离餐桌。这病毒侵袭的人间

罪恶终将吐出真理,吐出贪婪的胃

那些被折磨过的骨肉,逝去的灵魂

在另一个春天长出美丽的繁花

结出无数果实。生生不息。细水长流

 

英雄帖

 

风,无数次吹拂,翻滚。亮着

白花花的雪

大地用正月的庙堂之火

淬炼宁静、喧晔和丰收

 

辽阔的河山,祖国大地。一场病毒

携带无比的凶险。露着狰狞的脸

暗藏的利器活生生地吞噬人们的肺叶

而每当有人

倒在万恶病毒的围堵中

这世上的风寒总是那么格外刺骨

 

为民请命,英雄出征。立下豪壮的誓言

告别的言语,涌动咕咕热泪

谁在时间的铜铃上抚慰一个个忧伤的亡灵

谁在用一阙凄婉的琴瑟唱出人间的崎岖

寒冬逐渐过去

沉默的万物萌发着新绿

 

一行行文字如此轻盈

那些步履匆匆的医者、志愿者、群众

用火热的胸膛传递大爱与真情

用生命丈量着生命

 

逆风飞翔的背后

青鸟

 

脱下厚重的防护服,交班后

疲惫的身躯开车回到家门口

爱人从楼上拎下一大包食物

鸡汤是家人对她的爱

隔离是她对家人的爱

而此刻,对着央视的镜头

她忽然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

她的爱人像哄孩子一样

说:舍小家,为大家嘛

不哭了啊不哭

 

这一瞬间里的柔弱与温存

让我突然明白

所有的无畏与坚强

所有逆风而行的坚定

都是紧贴地面之后的飞翔

带着人世的温度

高过我们的头顶

 

祈祷书

富永杰

 

(一)

今夜,想起阳光吐出的血

街上的樱花

一下子就暗淡了许多

(二)

今夜不太明亮,但基本看得见去路

请原谅

黑夜只会蒙蔽光亮的眼睛

(三)

今夜,我真想把月亮摘下来

照亮盲人的眼睛

等他的眼睛复明了

再挂回天空

(四)

今夜,星光浸入到了沉眠人的脸

你洁白的血

点亮了人间幽暗的心

(五)

今夜,我们集体关灯五分钟

打开手电筒或手机电筒照射夜空五分钟

开灯集体吹哨5分钟

为我们自己照亮行程

(六)

今夜,忘记世上的冷

我看见诸神手持诗歌和救赎者的黄金法杖 在大地的祭坛,为你的福祉诵经

(七)

今夜,我不愿意听见死亡的消息

假若有人死去

就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死了

 

世界被截断以后
万有文

 

那横亘的铁皮墙
挡住了世界的路
其实它是通向我生活的
也是通向这座城市深处的
现在,我只能将自己抱得更紧
听外面风声鹤戾
实际上,外面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
世界就此安静下去
安静得都有些让人害怕
因为某种潜伏着的敌人
谁也无法猜测它下一秒它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丧心病狂爱干出格的事是它的本性
所以,我只好蜇伏起来
像一只虫子或是仓鼠一样
把卑微进行到底
以躲过那不明就理的袭击
至此,我想起一句话——
囚禁是囚禁者的活路
我们何时已把自己建造得固若金汤
世界畅亮,而我固步自封
 
你去了一个叫武汉的地方
——写给我县的援鄂医生王丽女士
你走了
我们怎么办
丈夫和女儿说

你走了
天会塌下半个
父母说

你走了
我们会想念你
朋友说

你走了
我们再没有了欢乐
同事说

直到你走了
去了一个叫武汉的地方
我们终于才把心里的落寞说了出来
——
那个平时莺莺笑语的你
那个平时把丈夫和孩子装在心里的你
那个深爱父母的你
那个才艺双全却又潮流时尚的你

你是带着春天一般的暖去了那个叫武汉的城市
你说你要去暖一暖那个深陷寒冬的城市
那个武汉病了,你是医生
你说你是带着治好天下病人的责任去的,那是你的职责所在

而我们知道,你是把美丽留给了身后的春天
在你走了很久以后,我们才发现
你在春天的身影多么美丽
像无数个春天盛开在你的身后

仰望星空

   

 

窗台上年前种的一颗种子已经生根

已经发芽

已经伸出嫩枝

向着武汉探出召唤的手

 

明早醒来,一切无恙

回归安好

等枝桠上开出了花

我们都回了家

 

在某个村庄站岗的笔记

吴东正

 

130日  正月初六

天空半阴半晴  寂冷无风

远处有酒飘香  肉味浓烈

或者可能是刚出锅的一盆大骨

我和老慕  老慕和我

一人在右  一人在左

笔直站立  双眼紧盯那条熟悉的村道

以及村道周边所有目光能及的地方

我们不冷  身体索索发抖

其实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不再僵硬的形象

 

26日  正月十三

防疫检查才建的铁皮房内

煤炭火炉先是一明一灭  恍若窒息

接着就仿佛要真的窒息

铁皮房外面的暗黑世界  大风不断嚎叫呼啸

劲风拦阻  煤烟改道

屋内浓烟滚滚  弥漫着呛鼻的气息

老慕关掉防疫宣传的播放喇叭  拉我起身外出

在村口迎风反复行走的这一夜  他用自己的声音

学着录音机的声音  一直播到嘶哑

一连几天  他再也没说一句话

 

二月,一场疫情的背后

徐兆宝

 

夜晚。漆黑的天空飘满腥风血雨

从长江开始

翻江的浪头让二月的呼吸

更为急促

 

我听到一座座城市的喘息

从武汉开始

沿着大江南北

以雾状般花朵的形式

向中华大地蔓延

宛若初春过早的雷霆

把人们从春节的气氛中惊懵

 

国魂【七律】

  

 

春回妙手秒回春,身献孤城固献身。

疫毒消除消毒疫,人心挂念挂心人。

出师大捷大师出,伸颈长看长颈伸。

爆竹一声惊蛰梦,苍蝇扑向老夫唇。

 

三  山

邵自立

 

一、钟南山

院士钟南山,多方搞调研。

真情系健康,直言敢纳谏。

东西南北飞,战“疫”拿方案。

远程诊患者,救人最温暖。

 

二、火神山

央视直播间,忽见火神山。

镜头无解说,唯有真画面。

此乃云监工,全球已火遍。

画面虽单调,亿万人围观。

 

三、雷神山

民众有期盼,寻力助武汉。

文化灭病毒,出兵雷神山。

金木水火土,雷神宜弘善。

荆楚同信仰,庚子瘟神赶。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新编抗疫花儿八首

张光业

 

黄河啦长江是亲姊妹,

甘肃啦湖北成哈了弟兄;

医护人员请缨着支援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黄河水弹奏乐章哩;

黄鹤楼漫上个花儿哩,

我们把武汉人民心上爱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兰州牛肉面传情哩;

高塬风情餐厅献爱心哩,

各民族团结成一家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百年的中山桥见证哩;

冠状病毒闹武汉哩,

甘肃人民熬煎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一双双尕眼睛瞅武汉哩;

确诊患者数字们减少哩,

牡丹花的尕碗子刮着香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红十字会的账户打款哩;

我们的尕心上服坦哩,

武汉的困难我们分担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武汉的病患们受罪时;

我们的尕心上难受哩,

白塔山上啦送祝福哩。

 

黄河边上春风吹哩,

湖北人民全力抗疫哩;

安宁桃花和武大樱花盛开哩,

甘肃啦湖北心连心哩。

 

在一起

夏纳·农布七林

 

你的汗水

浇灌着生命的羽翼

你的深情

滋润了所有的渴望

用双手迎接

冬天的呐喊

看不见你的容颜

却走进了我的灵魂

听不见你的诉说

却点亮了我的天空

使命的感召

抒发着你的情怀

你是天使

拨开了层层乌云

你是英雄

在黑暗的世界里

与死神博弈

每一个跳动的脉搏

都是你用信仰

编织的故事

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

我们永远在一起

 

阿妈的井

 

那一捧甘泉

是最甜的记忆

洗白了背水姑娘的鬓角

染黄了建塘草原的秋天

淘不尽的生活

压不弯的脊梁

那是阿妈深切的倦恋

化成了额头上的慈祥

 

那一首山歌

是最美的年华

寄托了生生不息的期盼

唱开了高山雪莲的笑颜

饮不尽的甘泉

念不完的佛珠

那是阿妈永远的守望

住进了温暖的心房

 

啊!阿妈的井

洗净了你的岁月

啊!阿妈的井

滋润了我的心房……

 

 

供稿省作协

编辑:牛和清

审核

 

 

备案:陇ICP备09002094号-3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首页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146号
版权所有 甘肃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